今天是:
军民融合多元化融资支持的国际经验
作者:  来源:必发888娱乐项目投融资  发布时间:2018-05-08

模式一:“政府先导+市场化运作”的美国模式。

美国是“军民一体化”代表国家,其军民融合始于20世纪60年代,全面展开于20世纪90年代。“冷战”后,因苏联解体和自身国防预算约束,原有军民分离发展模式难以为继,美国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用好政府引导的“有形之手”与市场运作的“无形之手”,将社会资本引入军民一体化建设中,实现军民之间在技术、资金、人才等方面的相互融合,最终成就了世界头号军事强国、经济强国和科技强国的地位。由于美国是直接融资为主体的金融体系,在军民融合历史发展中,美国相比其他国家,更加注重公平竞争(倾向于竞争的采办体制、改革军用标准),更侧重于运用市场化手段(风险投资、合并重组等)。


模式二:“倾斜于民企的政策性金融为主”的日本模式。

日本是“以民掩军”代表国家,其军民融合始于“二战”后。受到“和平宪法”的制约,国家不设立专门的武器装备生产企业,所有军事技术和装备生产以民营企业为主体。而日本跻身于国际前列的国防科技实力,正是得益于以民企投资为主体模式。从国家科学和技术发展总投入上,政府投入包括防卫省在内比例不到20%,其中军事科研经费更是不足1%,而其余的80%的国防科研项目皆由民营企业完成。这些民营企业由年产值约200亿美元、雇员超过4万人、总数约有2500家的大小企业组成,不断将尖端民用技术应用于军事领域。结合间接融资为主的金融体系特征,日本政府在推进军民融合的过程中,除了财政补贴、税收优惠等经济资助以外,对重点民营军工企业(三菱重工、川崎重工、日本制钢等)和中小民营军工企业实施“金融倾斜”政策,侧重于政策性金融、中小企业贷款优惠、无担保贷款、长期低息贷款等间接融资手段。同时,为拓宽中小企业的融资渠道,择机发展中小企业直接融资机构、鼓励中小企业公开发行股票和债券、引入风险投资、在主板市场之外设立二板市场、设立设备租赁业务等直接融资方式。此外,日本防卫省设有协商窗口,为拥有独特技术的中小企业促成资金合作机会,类似经济团体联合会等民间组织也在军民融合中发挥着积极作用。


模式三:“财政支持+基金会支持”的俄罗斯模式。

俄罗斯是“先军后民”代表国家,这是一种既想避免军民分离弊端,又不想放弃独立军工体系的折中做法。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经济处于崩溃边缘,国防预算急剧下降。俄政府立志改变苏联国防工业和民用工业“两张皮”的情况,大力推行国防工业“军转民”政策,发展和采用军民两用技术,促进建立军民融合的工业体系。俄罗斯同样是间接融资为主体的国家,但金融基础相对薄弱。为了解决资金短缺问题,俄罗斯政府曾引导企业组成了集“科研设计—生产—金融—贸易—保险”于一体的金融工业集团,还专门成立了“军事工业出口银行”;借鉴美国做法,在军工企业军转民过程中增加私人投资的份额;实行军工企业证券私有化;引入国外投资等。但受种种因素的影响,俄罗斯军民融合金融支持明显不足,导致资金支持上仍以财政投入和科学技术发展基金为主的局面。


模式四:“倾斜于中小民企的政策性金融为主”的德国模式。

同样是战败国,德国在军民融合上,很多方面与日本相类似,无论是采用“以民掩军”模式上,还是采用以政策性金融为主的资金支持体系上。唯一不同的是,德国在军民融合资金支持上以中小民营军工企业为主体模式更为成功,军民两用资源使用效率更高。“二战”后,德国开始组建复兴贷款银行、储蓄银行、合作银行和大众银行等专门政策性金融机构,为中小民营军工企业提供长期、稳定的融资服务。值得一提的是,在尝试发展风险投资和资本市场等直接融资方式受挫之后,德国回归到间接融资为主的资金支持体系,对中小民企提供低息贷款和财政支持;组建中小民企发展基金(资金主要来源于财政补贴),对中小企业的直接投资和贷款项目补贴;实施中小民企信用担保体系,形成完善的风险分担机制等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