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军民融合:政策放大"民参军"8种市场机遇
作者:  来源:必发888娱乐项目投融资  发布时间:2018-04-24

2018年2月2日,一枚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起飞的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将电磁检测试验卫星“张衡一号”发射入轨。此次发射一箭7星,有6颗小卫星“搭车”。可就在这6个“配角”中,一颗拿到了“中国第一”称号,它就是地产商冯仑的“风马牛一号”,是我国国内首颗私人卫星。

“风马牛一号”约4千克,鞋盒大小,在轨运行时,每天经过中国上空三次,向地面实时传输音频和图片内容。如果运营成功,冯仑还想继续“放卫星”,尝试4K高清直播等这次没来得及加进“风马牛一号”的功能。“风马牛一号”的研制、发射和后期运行维护费用总计在500万元人民币以内,发射费用只是其中一部分。

私人卫星“风马牛一号”的故事和军民融合话题并非风马牛不相及。尝试与手机互动娱乐结合的卫星自然属于“民用”,而我国的航天事业向来归在“军口”——运载器和有效载荷由军工企业研制,发射、测控、回收等任务则由解放军实施。

2017年12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推动国防科技工业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意见》,提出31项具体要求。其中第19项为“加强太空领域统筹”,内容包括探索研究开放共享的航天发射场和航天测控系统建设。第22项为“发展典型军民融合产业”,涉及航天的内容为“积极引导支持卫星及其应用产业发展”。“风马牛一号”卫星是探索开放共享航天发射和测控资源的实际行动(私人卫星承担了长征二号丁火箭的一小部分发射费用),也是支持卫星应用产业发展的先声。

平 行 世 界

新中国的领导人向来重视军民融合,建国时毛泽东提出“军民两用”思想,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提出“以民养军”,上个世纪90年代江泽民提出坚持“两头兼顾、协调发展”的方针。到2015年,习近平首次提出要“把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十三五”规划要求“实施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形成全要素、多领域、高效益的军民深度融合发展格局”。2017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设立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习近平任主任。

这些理念和举措,都是为了拉近两个“平行世界”的距离。由于功能分野和管理分界,我国的军队与地方之间,军工企业与国民经济的其他部门之间,一直缺乏多样有机的联系。“平行世界”的距离甚至表现在社会心理上,从一个常用词就能看出——“地方”,特指与“军队”并举的“地方”,出现在“军地两用”等等表述中。分布全国的军工企业也会用这个词,将自己和环境区分开来。

如何拉近“平行世界”的距离,其他国家的一些经验不妨借鉴、拿来。关于美国、俄罗斯、日本、以色列等国军民融合的研究早已展开,国内智库对这些国家的军民融合战略、法规、商业模式、技术融合途径等等均有细致探讨,哪些经验可供借鉴,哪些不适合中国国情,意见也很多。从实际效果看,伊隆·马斯克创立的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的猎鹰火箭和龙飞船,已经展示出民间航天力量——多次成功发射火箭、为国际空间站运送补给及回收飞船,均证实了该公司强大的航天技术研发和任务执行能力。在民间航天事业和军民技术融合方面,应该承认我们离美国还有很大差距。

回到中国军民融合的现状,可以观察到“军转民”和“民参军”的发展不平衡,前者较成熟,而后者障碍重重。以军用飞机的生产商和出口商中航工业集团为例,非航空产品收入可达集团总收入的三分之一,另有规模可观的服务业,如酒店业(品牌为格兰云天);中航工业集团2017年收入还查不到,估计非航空产品收入在2000亿人民币上下,服务业收入超千亿。其他军工企业也大幅迈开“军转民”的步伐,如著名的长安汽车和嘉陵摩托,是兵器装备集团的产品。我国中央军工企业共11家,全都体量庞大。核能一家,航空、航天、兵器、船舶、信息技术各两家“军转民”较为成熟,源自这些军工企业扩大生产经营规模的内在动力。

相较之下,“民参军”尚有巨大发展空间。我国民营企业究竟多少,统计口径不同,数据也不一致,但量级至少为1000万家。而获得军品生产资格的民营企业不过区区一千余家。主要原因不是民营企业的能力不足,而是军品准入规则的制约。

8 大 机 会

变化正在发生。“民参军”带来的市场机会自2015年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起逐渐显现。国家战略落实到“十三五”规划;此后,2017年初设立了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2017年12月《关于推动国防科技工业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发布,更是为分析军民融合顶层设计带来的市场机会提供了观察窗口。

我们认为,新政策放大的“民参军”市场机会较为显著的有8种。

——非武器军品。军品研发和生产能力分为核心能力、重要能力和一般能力。《意见》要求核心能力由国家主导;重要能力发挥国家主导和市场机制作用,促进竞争,择优扶强;一般能力完全放开,充分竞争。非武器军品,如军装、食品,应在完全放开之列,民营企业大有机会。

——非涉密武器装备。《意见》要求,规范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定密和招投标工作,凡不属于国家秘密事项的,不再纳入保密资格认定等行政许可范围;凡不需要承制单位具有保密资格的武器装备科研生产项目,不得将保密资格作为招投标条件。考虑到保密资格的获得仅仅在手续上就是相当繁琐的过程,这意味着为大量“民参军”企业松绑。

——民间航天事业。《意见》提出,加强太空领域统筹。面向军民需求,加快空间基础设施统筹建设。加快论证实施重型运载火箭、空间核动力装置、深空探测及空间飞行器在轨服务与维护系统等一批军民融合重大工程和重大项目。以遥感卫星为突破口,制定国家卫星遥感数据政策,促进军民卫星资源和卫星数据共享。探索研究开放共享的航天发射场和航天测控系统建设。

——信息技术基础设施。《意见》要求重点推进网络空间领域建设。促进通信卫星等通信基础设施统筹建设。大力发展网络安全、电磁频谱资源管理等技术、产品和装备。推动天地一体化信息网络工程实施。

——海洋事业。《意见》提出军民融合应支撑海洋领域建设。推进海洋领域军民试验需求和试验设施统筹,加快深远海试验场建设。大力发展水下探测、信息传输与安全等技术,提高海洋综合感知能力。这些领域均有民营企业发挥的空间。

——区域经济建设。《意见》提出促进军工经济和区域经济融合发展。围绕实施“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三大战略”和西部开发、东北振兴、中部崛起、东部率先“四大板块”布局以及河北雄安新区规划建设,鼓励军工集团公司与地方政府加强战略合作和规划政策对接。各地政府和民营企业将从这一政策中得到引资和合作机会,军民融合特色园区可望在各地开。

——人才培养。《意见》要求加强国防科技工业人才队伍建设。组织实施国防科技工业人才发展规划,利用全社会优势教育资源,大力开展国防特色高校共建和国防特色学科建设。“全社会”,意味着尚未涉足国防科技人才培养的高校和培训机构有了新机会。

——专业服务。《意见》中的“社会资本参与军工企业股份制改造”、“军工单位采取入股、租赁”民口产能、“完善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准入退出机制”、“完善社会投资审核制度”等安排,为金融、法律等专业咨询服务机构带来新空间。